音色、触键、乐感,钢琴演奏中的3大巨头 钢琴知识 | 诺英德曼钢琴

音色钢琴描绘意境、渲染情绪、揭示韵味、塑造形象的重要途径, 是表达乐曲中乐感的主要方式。

钢琴音色除了涉及美学和不同钢琴流派的艺术风格等问题外, 它又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触键技术问题。

音色作为总体音响结构的一部分,其音色变化说到底就是触键技巧的不同运用, 在钢琴演奏中, 不同的触键方法会产生不同的音色、音响效果

钢琴演奏还具有赋予作品生命的活化机制,我们演奏一首钢琴乐曲, 不单单只为把音符正确地弹出来, 更重要的是把这首乐曲演奏得有血有肉, 有内容有意境, 让人们听了能受到感动和震撼, 因此钢琴演奏中的触键技巧和音色表达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钢琴演奏

 

正如小提琴家梅纽因所指出的:

演奏家的任务是什么?

他处在作曲家和听众之间,把活的因素传给写在谱表上干巴巴的音符, 把它们的生活脉动恢复起来。

 

钢琴演奏的活化机制体现在使符号形式转化为活生生的声音动态, 使欣赏者感受到具体可感的听觉意象。

音乐作品的发展史就是作品的演奏史, 每一次演奏的再创造都是音乐作品生命存在与发展的一部分。

恰到好处的触键不仅可以准确揭示作品的魅力, 还可以使之更鲜明、更完美, 具有独特新鲜的感染力。

 

前苏联音乐理论家谢洛夫就谈到:

伟大的表演家的巨大秘密是他们用自己天才的力量,从内部光辉地阐明他们所表演的作品, 并把自己的心灵所感觉到的整个新境界放入作品里。

 

反之, 拙劣的、不正确的触键, 不仅会影响作品的审美特质, 歪曲作品的内涵, 丑化其形态, 还会令作品面目全非。

指挥家亨利·伍德谈到儿时在伯名翰音乐节欣赏巴赫的《马太受难曲》的印象时, 遗憾地说:“四小时枯燥无味的表演, 使这部不朽的作品像墓地似地沉闷!”

 

斯特拉文斯基也指出过:

“作曲家每当他的作品被演奏一次就冒一次可怕的危险。”

 

可见, 作品的生死存亡、美丑发挥、真假面目与表演者的演奏水平、触键的准确性密切相关。

从这里我们又一次看到表演者的乐感和触键技巧具有赋予作品生命的威力与扼杀作品活力的可能。

不同的人对音色的看法和追求不尽相同, 有的倾向于圆润饱满, 有的倾向于清晰透明, 有的倾向于精致明亮等等。

大钢琴家霍罗维滋认为“乐谱不是圣经”, 审美意识的具体化、艺术化, 在钢琴弹奏触键的风格和方法上体现为创造的激情, 表现的自由。

把音乐上的各种表现因素置于强烈、鲜明音色的对比度, 使之构成色调明快、丰富多采的音响与动态, 也是表演家们喜欢追求的风格。

 

有评论家这样评论霍罗维滋的演奏:

他可以从演奏极温柔的情调直到奔放无羁的激情, 从喃喃耳语的柔声到酝酿着火山喷发的威严的音响, 从狂喜的迷醉于幻想的境地直到那雷击般和海浪汹涌的八度急奏。

不同的审美经验、审美趣味会影响表演家不同的触键方式, 以至直接影响演奏的风格。

 

钢琴老师

 

在自然美中寻求触键感觉的艺术家, 在表演上会显露出自然天成、毫无雕琢感的追求, 会体现出如大自然般广阔、多资多彩的音色魅力。

赋予音符生命的活力, 这也是钢琴演奏者的责任与魅力所在。

只有出色的演奏者才真正把握了作品各种触键技巧的神韵, 领悟到了音色动态深层中的精神,从审美意识出发再进行感性的感受、体验与理性的思考。

转载:凰豆音乐教育平台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400-873-6178

邮件:

info@neugerman.com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9:00—17:30

节假日休息

QR code